沉默沉默

所以还是不懂什么叫自由

母亲:你这样讨厌咱孩子天真的行为,是要让他这么小就要失去童年的快乐吗?父母不应该为孩子搭建一个可以开心活到成年的避风港湾嘛?你为什么这么残忍?

父亲:如果我现在不帮助他纠正这些,以后就要看着他为自己的贪痴愚昧去负责,我还没那么残忍。道德法律的电网就在那里,人情世故的陷阱就在那里,天灾人祸的深渊就在那里,我要看着他往上撞嘛?你还不明白?灾祸与罪责是概率事件,再善良的人也躲不过。

——日记